四面楚歌,谁能证明我的清白

  • 文章
  • 时间:2018-09-22 13:31
  • 人已阅读

  一篇在国内某知名网站发表的《北京高校毕业女生非处女排行榜》,竟让一个本来与之没有多少干系的女办事员的生活开始多灾多难起来——

  

  “非处女排行榜”殃及的私人生活

  

  李晓洁是湖南某事业单位的女办事员,年方26岁,北京某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单位过着“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悠闲日子,她的父母住地离她所在城市有250多公里,她除了几个大节日回家陪陪爸妈,其他时间就在这个城市里波澜不惊地过日子。

  

  也许是李晓洁姻缘未到,谈了几个对象都无疾而终。单位同事们都急了,争先恐后给她介绍对象,她也并非眼光太高,而是总要考察细致入微。用她的话说:“婚姻是终身大事,我不认真行吗,免得婚后后悔,如今世上负心人太多了……”不知情的人听了这话,还以为她在情场上历经沧桑呢。她所在的单位是个工作轻松的清水衙门,众人无聊时聊得最多的就是些小道消息和绯闻,讲荤段子更是不少人的一大嗜好。不合流的李晓洁就成了他们取乐的对象。

  

  年初某地报道了“人乳宴”新闻,单位一些长舌男长舌妇就争相议论“奶娘”,还说李晓洁去做奶娘准行——因为她胸部很丰满!后来成都又有“富翁征婚”,没事时有同事就拿李晓洁开心:“咱单位推荐你去应征得了。”这些玩笑倒还无伤大雅,李晓洁虽然听着刺耳,也只得不答理,心里却难受,她想:怎么老是欺负我呢,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然而她越是在众人的荤段子面前不自然,众人越是拿她取乐。2月初的一天上午,她坐在办公室散散淡淡地整理文件资料,忽听得隔壁办公室一片哗然,接着隔壁办公室的小李满面兴奋地晃进来向她和同事通报:“快看《北京高校毕业女生非处女排行榜》!……“又马不停蹄地去另一间办公室通报消息了。

  

  李晓洁还没回过神来,同事王姐已打开网络,边看边介绍,说是发表在某知名网站的讨论区里,帖子跟满了,反响空前,她手痒痒的,也想发帖。“好无聊啊,人家是不是处女干他鸟事,真无聊……”王姐嘴上这么谴责,却又在津津有味地喋喋不休,他们这个办公室除了她和王姐,还有李处长和科员谌兵两个男人。李晓洁听得很不是滋味,不知怎的,她一听这种“荤段子”就有一种条件反射,浑身不自在起来,就埋头万博游戏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万博游戏平台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百家乐网站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万博游戏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看报。

  

  整整一个上午王姐和李处长、谌兵就围绕“非处女排行榜”发表意见,中间外室的一名同事也搀和进来发感叹。见他们滔滔不绝兴味盎然,李晓洁却心里发闷,就走到窗前吹风。众人发现她的“异常”,问:“小李你没事吧?”

  

  李晓洁马上警觉:“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但众人的眼光有些狐疑了。

  

  中午在楼下食堂用餐,这一话题又成了热门。并有人提议要为各处室的女孩子也搞个“非处女排行榜”。李晓洁越听越听不下去,端起饭就走。旁边的一位男同事借题发挥:“晓洁、晓洁,你可是北京的大学出来的,你说说看,你最有发言权!……”

  

  “对,对,是不是处女,你说了算!……”有人起哄。

  

  李晓洁这一下窘极了,她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暗自生气,生气为什么那些未出阁的女同事也那么放肆,她有种形单影只的难受。想了一阵,她就上网查那个“非处女排行榜”,果然刊在显眼位置,点击率已突破10万,“非处女排行榜”上最高的为北京某艺术院校,处女为零;最低的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处女率达50%~65%。“简直是流氓!……”她越看越生气,一怒之下竟失手将鼠标重重一摔摔裂了。鼠标失了灵。正在她弄鼠标的时候,王姐和谌兵进来了,瞄瞄她的脸色,再瞄瞄没关掉的网和裂了的鼠标,顿时露出一种暧昧的笑容,谌兵戏谑一句:“这破鼠标,早就不是处女了!”一听这话,李晓洁忍无可忍地立即掉头冲谌兵骂起来。

  

  谌兵没想到李晓洁会冲他发火,当时呆了,醒过神来,他也恼了。狠狠还击:“看你平时像个哑巴,原来是个泼妇!我是说鼠标不是处女,又没说你不是处女,你是不是想告诉大家你不是处女?!……”李晓洁气得眼泪纷飞,伏案痛哭。王姐忙从中周旋。

  

  当天下午李晓洁的“不良”表现就在整栋大楼里传开了,翌日,万博游戏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万博游戏平台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百家乐网站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万博游戏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单位好事者撰写的“非处女排行榜”口头出笼了,李晓洁赫然“荣”登榜首。同时,有关李晓洁私生活的一些流言不翼而飞。

  

  叫板庸俗寻求处女公证

  

  “非处女花魁”的帽子戴到了自己头上,李晓洁自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单位也就几十个人,从门卫到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大家似乎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李晓洁从来就是个作风严谨的人,她又气得大哭一场。

  

  这时,亲友给她又介绍了一个对象小磊,在冶金研究所工作,她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几回交往下来,小磊的稳重和本分更博得了她的好感。小磊不抽烟不喝酒,业余时间的爱好就是看书,就像繁华都市里的局外人,几乎没染上什么坏习惯。李晓洁由衷地感到:这是上天赐给她的一份厚礼,让她夙愿得偿,终于找到了理想的男人!小磊对她也满意,关系也日益密切。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传出了“非处女花魁”这一“丑闻”,如果传到男友耳里她的形象岂不大打折扣?她不安起来,焦虑和忧郁令她寝食难安。她终于忍不住向密友汪云诉说苦恼,汪云在深圳一家外企当白领,对她的苦恼也爱莫能助,给她出主意:“你不要把男友介绍给你单位的同事,免得传到男友耳里……还有,你要和同事搞好关系,主动一点……”

  

  依照汪云传授的方法,李晓洁把她交了男友的消息封锁得很死,还找机会请同事吃饭,她去南岳山玩了一天,回来给单位不少同事带回了纪念品,还逢人就说对方的好话。李晓洁本来不善言辞不爱逢迎人的,她这么做作出来的行为连自己都别扭。单位同事见她一下子来了个180度的转弯,各种猜疑更是此起彼伏,以为她真的心里有鬼了。一些同事见到她就嘻嘻哈哈开玩笑。她越恼人家越觉得有意思。王姐还推心置腹地背地里和她说悄悄话安慰她:“其实啊,女孩子都有这么一回,真的没什么好自卑的……”让她恼也恼不得,哭又哭不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晓洁的压力越来越大。她决定不再这么不明不白地背“非处女”黑锅了,3月中旬的下午,在处里招待来宾酒桌上,有人又说起了“荤段子”,又说李晓洁“非处女花魁”的来历,她忍无可忍地当着客人的面生了气,还跑到单位领导办公室,哭着向领导告状:“他们再这样乱说,我受不了了……”领导弄清楚是那么一回事,感觉有几分好笑,他劝慰李晓洁:“大家那是开玩笑,何必弄得那么一本正经的,开开玩笑也很正常嘛,你不要往心里去……”

  

  单位领导虽然表了态,还在会上不点名地批评了这种现象,却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原本民间流传的“玩笑”似乎一下子成了“官方态度”,单位各科室关于“非处女”的话题一下子压倒了一切,李晓洁几乎成了众矢之的,每天上班,就连门卫和打扫卫生的也对她侧目而视。

  

  在这个小小的单位,李晓洁成了“异类”,她精神快要崩溃了。在这个都市,她除了男友几乎没其他可以交心的人。而她和小磊的关系,因为她的“畏惧”而一直停留在原地,她不敢带男友见任何人,甚至周末和男友出去也拉开距离,生怕被同事和熟人看到。除了周末,平时她从不和男友见面,躲在宿舍里顾影自怜,她的心情无比抑郁,她真的不知自己该怎么办。4月3日,深圳的汪云告诉她说昆明一位女子也因为承受不了流言蜚语,竟找到公证处要求做处女公证。这个消息给了李晓洁很大的启发,她想“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才会让流言自行消亡。

  

  次日,李晓洁一上班就打区公证处的电话,咨询做公证的事宜。她没有避着办公室其他人,只说做身体健康方面的公证。得知需要医院证明,她又拉着王姐向李处长请了半天假,打的赶到人民医院。到了医院,直奔妇科,王姐这才醒悟过来:李晓洁是要做处女公证!

  

  弄巧成拙竟成“公众人物”

  

  在王姐全程陪同下,李晓洁拿到医院出具的处女膜完好的证明,回到单位。听王姐说李晓洁去做处女公证,再瞄瞄摊放在办公桌上的证明,同事一个个惊愕不已,嘟囔说:“犯得着吗,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人质疑:“这也能做公证?……”有人干脆说网上有消息讲处女膜公证不了。原来有几分释然的李晓洁又忐忑不安起来,最终她情绪失控,昏倒了。李处长忙安排护送她进医院。

  

  李晓洁住院的消息在单位不啻是一重磅炸弹,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一天就在不小的范围内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尽管王姐一再解释李晓洁的人品很好是受不了流言才心力交瘁,但应者寥寥。

  

  正逢周末,男友小磊和李晓洁联系不上,就打电话到她单位,于是“丑闻”连男友也知道了。小磊很是震惊,他匆匆赶到医院,看到病房里一脸憔悴神情恍惚的李晓洁,又是气又是怜。他不客气地数落了李晓洁几句,李晓洁更是委屈,争辩说:“你说我怎么办?我怎么才能证明我的清白?我这样做难道错了吗!……”“你这是自取其辱呀!……”小磊是个爱面子的人,他无法想象文文静静的女友竟趟进了这股浑水里,言辞不由有几分激烈。待李晓洁啜泣着诉说她的委屈和不安时,他才渐渐冷静下来,向她道歉。

  

  整整一晚,小磊都陪在李晓洁床前。李晓洁再三检讨自己,自己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表现,可为什么就“四面楚歌”了呢,她伤感地对男友说:“反正我不能听之任之,实在不行我只有上法庭……如果你怕拖累,就分手吧,我不会怪你……”

  

  小磊重重地叹口气,握住她的手说:“我支持你,我想了很久,我们是要直面现实,但不能动辄‘上纲上线’。像你们单位这种情况,我们单位也有,开玩笑讲荤段子确实很厉害,但没有哪个女同事公然对抗,要做公证,不爱听的就戴上耳机听歌,反倒相安无事……”

  

  小磊讲了很多,李晓洁听明白了,男友这在教她处世之道,她也很受启发。第二天,李晓洁托男友找来几本交际类杂志和有关荤段子的资料。杂志里有一篇专门讲“不良文化”的文章,说不良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人进行了侵犯,但从法律角度来说还不能和“性骚扰”一样划为法律诉讼范畴,这就形成了法律真空。但这种“不良文化”行为是要受到谴责的。作为社会个体,尤其是女性,面对这种“不良文化”还需要讲究策略性,增强对“不良文化”的免疫力,以免枪打出头鸟……

  

  自从李晓洁住院后,她所在单位的同事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没人提“非处女排行榜”了,谌兵也主动将设为电脑屏幕的《北京高校毕业女生非处女排行榜》删除了,以一束温馨的鲜花取而代之。

  

  经过半个多月的情绪调整,李晓洁意识到自己的心理障碍,她想找心理医生做心理诊治,考虑到她的状态,小磊建议她多看心理书籍,自我调节为佳。同时小磊请李晓洁的女友汪云多给她开导。

  

  4月底的一天傍晚,小磊照例来给李晓洁做家务聊天,李晓洁趴在他肩上落泪了,她喃喃地说:“其实,别人怎么说我又有什么重要呢,只要你好好待我,我就该满足了……”

  

  “是啊,你的清白只有我能证明……”看到李晓洁终于解开了一些心结,小磊高兴极了,拥她入怀,她不由娇羞满面。

  

  为了彻底让李晓洁好起来,小磊决定在7月1日和李晓洁举行婚礼。而在结婚之前,两人都守住自己的纯洁,不越雷池一步。两人觉得,这样才是对“非处女丑闻”最好的澄清。

  

  目前,李晓洁的情绪已趋稳定。下一步,她想在增强“免疫力”的同时多学几招杀毒掌。

  

  编后:李晓洁的问题出在思维错位,就文中提到的这一问题上,她总是认为别人的言行对自己不利,而她一旦“感染”了这种言行,情绪就更加紧张,从而加剧了她对别人言行的错误理解,并最终导致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问题”女孩。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在公共场所,尤其是在办公环境里大谈一些涉及隐私的无聊话题的行为是不是也该停止了?毕竟这是一种“不良文化”!

上一篇:缘。

下一篇:没有了